不学默克尔!特朗普发表电视讲话渲染边境危机,向民主党要钱建墙

推崇推特治国,讨厌主流媒体的特朗普,在关键时刻还是离不开主流媒体,也不怕被与他势同水火的美国主流媒体笑话,大大方方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向全美民众发表电视讲话,大...

不学默克尔!特朗普发表电视讲话渲染边境危机,向民主党要钱建墙

推崇推特治国,讨厌主流媒体的特朗普,在关键时刻还是离不开主流媒体,也不怕被与他势同水火的美国主流媒体笑话,大大方方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向全美民众发表电视讲话,大谈特谈美墨边境危机,把移民问题称作是“内心的危机、灵魂的危机”,宣称所有美国人都受到非法移民的伤害,烘托出他要在南方的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的重要性、必要性与不可妥协性,大力反驳民主党对他主张修建边境隔离墙是不道德的指控,并将政府关门的责任甩锅给掌握财权的民主党。

在修建边境隔离墙与政府关门上,特朗普(包括共和党)与民主党杠上了,谁也不肯让步,都在使用极限施压的伎俩企图迫使对方屈服,使自己赢得胜利。这件事本身已经超出了边境隔离墙的政策斗争的范畴了,演变成特朗普(及共和党)与民主党的赤裸裸的权力斗争,顶不住的那一方最后输了,毕竟被排挤成华盛顿权力场的边缘人,因此,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民主党都输不起这一仗,都必须硬着头皮角力下去。可悲的是,为这堵美墨边境的隔离墙而付出代价的却是因为政府关门而领不到工资的几百万美国人。

不学默克尔!特朗普发表电视讲话渲染边境危机,向民主党要钱建墙

特朗普身为德国人的后裔,为什么那么蔑视德国、不待见德国总理默克尔?一点都不加掩饰。原因很简单,就是默克尔以近乎独&裁者的野蛮方式强行打开欧盟的边境,张开双臂接纳了几百万“默克尔的客人”,并给予他们超国民待遇,她个人从中获得了从政生涯以来最高的荣誉与声望(可悲的是这些仅仅两年后就彻底破产了),在欧盟内引爆了种族冲突、强*奸、抢劫、纵火、恐怖袭击等等的一系列问题,所造成的危机不仅仅是当前的,而是伤害了民族、国家的根本的长期的危机,比如德、法的斯坦化的不可逆转之路。

大西洋彼岸的特朗普对此看得比一般人清晰、深刻,反非法移民的种子在他的意识形态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而默克尔在这个方面的倒行逆施,不仅被德国人民抛弃,彻底埋葬了自己的政治生命,还成了浇灌特朗普反非法移民的“植物”的肥料。

因此,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承诺当选总统后大力打击非法移民。在当今世界,有一个困境困扰着许多国家的领导人及社会精英,那就是难民与非法移民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了,几乎无法分辨出谁是难民,谁是非法移民,以及难以辨别这里面谁是犯罪分子,谁是恐怖分子,谁是老实人?

不学默克尔!特朗普发表电视讲话渲染边境危机,向民主党要钱建墙

实际上,那些有能力跨过边境,逃离祖国,千里迢迢投奔富国、大国的人(移民、非法移民)以及许多所谓的难民,都不是真正的穷人,他们要么是富人,要么是专业技术人才,再不济也是中产阶级,真正的穷人是没有能力离开脚下的那片土地,跨出国门,改换门庭的,任何国家的穷人都是如此,除非被犯罪集团当作猪仔那样卖到异国他乡。

关于移民(非法移民、难民)对于许多国家的领导人既是一个道德困境,也是棘手的政治问题,对于世界第一大移民国家美国,这种冲突更尖锐,特朗普的应对之策就是就是布下有形的天罗地网,全力封锁,拒之国门之外,即修建边境隔离墙。

特朗普的这个做法简单粗暴,并无法杜绝非法移民的问题,但效果还是非常显著的,并且立竿见影——他的总统任期只剩下二年,顶多六年,时间有限,他可没兴趣玩弄民主党乌托邦式的那一套道德帝的做法。这就是他为什么一定要建边境隔离墙,强势逼迫民主党给他拨款57亿美元修建美墨边境隔离墙的初心与决心,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就任总统以来首先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可以更好地向全美的民众宣扬他的反非法移民的政策主张,猛烈造势,获取更多民众的支持,并将政府关门的责任推卸给民主党。

民主党坚持认为政府开门与修建边境隔离墙是两回事,不能拿政府关门来要挟拨款建墙,必须分开来谈,慢慢谈,直到达成共识。对于民主党的这个立场,或者陷阱——分明是想耗死特朗普,直到他举手认输。特朗普气得浑身发抖,当场发飙,撂下狠话:老子跟你们民主党没什么好谈的了!并强调他作为总统有权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对此,民主党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抨击特朗普“靠发脾气来治理国家”;民主党籍的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骂特朗普“把美国人民作为人质”,要求他必须停止制造危机,必须重新开放政府。

特朗普(及共和党)与民主党围绕边境隔离墙的战斗在短期内无解,也无法分出胜负,必将继续打下去,直到其中的一方扛不住了,认输了,华盛顿的权力天平向胜利的一方倾斜。而他们激烈权斗的牺牲品,则是因为政府关门而领不到工资的几百万美国人。

"不学默克尔!特朗普发表电视讲话渲染边境危机,向民主党要钱建墙"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