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的骗局(民间故事)

王福四处查找,最终找到了根源,原来,王福的书房靠着后墙,后墙的另一面是李才家的茅厕,那臭味就是因为茅厕里的潮气渗透到墙上,再从墙上散发出来的。

王福和李才是一墙之隔的邻居,却也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数年来纠葛不断。

王福是一个小有财力的商人,李才是知府衙门的书办,两个人都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之前他们的关系不算好也不算坏,起码还是能够平和相处。两家人的结怨,竟是因为一间茅厕引起的。

有一段时间,王福家的书房里老是有一股难闻的味儿,就算开窗通气也不能排出。王福四处查找,最终找到了根源,原来,王福的书房靠着后墙,后墙的另一面是李才家的茅厕,那臭味就是因为茅厕里的潮气渗透到墙上,再从墙上散发出来的。

王福便去找李才,希望李才家的茅厕挪个位置。李才一听,面色难看道:我家的茅厕修在我家的院子里,况且中间隔着一堵墙呢,怎么会臭到你家?你家书房臭那就挪你家书房吧,我家的茅厕没地儿挪!

王福本来就脾气有点火爆,如今听李才这么一说,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与李才一番大吵。王福一肚子气回来,想想实在也没办法,只好把自己书房的后墙拆了,往前挪了一截,总才算躲开了那股臭味。自此以后,王福对李才横眉冷对,李才对王福也是鼻孔朝天,两家人就此结下怨仇。

王福也知道,自古以来就有贫不跟富斗、富不跟官斗之说,因此他尽管对李才耿耿于怀,却也没有故意找茬。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你不找茬,别人也会找到你的头上来。

有一天,王福家的马车走过李才家的院门,那马儿可真有眼色,偏偏在李才家的门前拉了一泡粪。李才看到自家门前的马粪,断定了那是王福故意恶心人,于是打发下人,将那马粪铲起来,撒到了王福家门前的台阶上。王福哪里能受得了这口气,一气之下带着几个下人去李才家兴师问罪,结果两家人便打起来了。王福和他的下人身强力壮,不但打伤了李才的下人,而且还打肿了李才的眼眶。

李才当然不肯善罢甘休,立刻向县衙递了状纸。那李才是知府衙门的书办,算是县令的半个顶头上司,县令肯定会向着李才,判决结果可想而知了。最终王福向李才赔付了三百两,而且挨了一通板子,这事儿才算摆平了。王福一屁股伤痕回到家里,心中那个气啊!他恶狠狠地放出话来,总有一天要和李才拼命,头掉了无非碗大个疤!

又是一天,王福家的一条看门狗窜进李才家的院子里,被李才的下人打瘸了一条腿。王福气急败坏,拿了一把砍刀来到李才家门口一阵叫骂,扬言要和李才红刀子进白刀子出。幸亏当时李才不在家,否则不知又要闹出什么大事儿。

王福叫骂了半日,气咻咻回到家中,自个儿端着喝闷酒,正在此时,弟弟王禧来访了。王禧也是个生意人,常常外出经商,对哥哥与李才的事儿自然知道,而且多次奉劝哥哥忍让着点,没必要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闹得不可开交。王福却总是充耳不闻,而且抱怨弟弟不能帮自己出一口恶气。

弟弟的骗局(民间故事)

今日看见弟弟前来,王福自然又是一通抱怨,而且再次扬言,一定要杀了李才,否则自家没法活出人了!王禧陪着哥哥喝了几杯,心平气和道:“哥啊,你若杀了人,难道你还能活着么?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难道也不为嫂嫂和侄儿考虑么?杀人的话,还是别说了,否则非但无益,而且只能更加丢脸!”

王福气咻咻道:“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任凭别人欺负么?你若心中还有这个哥哥,那就替我想个法子吧。实在不行,你帮我些银子,我去买通知府老爷,收拾李才那狗日的,起码让他丢掉衙门里的官职,往后我才能活出人来!”

王禧道:“哥啊,虽说你我也算个小富人家,然而就凭我们的财力,如何能买得通知府老爷?有些当官的可是欲壑难填啊,不要把我们家底儿掏空了,最终还是更加难堪!”

王福气恼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莫非你就忍心看着哥哥被人欺负么?我算白疼你这个弟弟了!”

王禧压低声音道:“哥哥莫急!我有一个好办法,可以除掉李才!不过你可一定要听我安排!”

王福喜出望外,刚忙屏退左右家人,迫不及待道:“是何好办法?兄弟快讲!”

王禧道:“哥啊,如今你口口声声要杀李才,倘若真杀了李才,你能逃得脱吗?莫说真是你杀了,就算是别人杀的,只因为旁人都知道你和李才素日有仇,官府不赖到你身上才怪呢!你说你傻不傻?”

王福一愣道:“是啊,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赖到我头上怎么办?”

王禧道:“所以啊,哥哥眼下最紧要的,就是主动和李才搞好关系!”

王福一撇嘴道:“我和他主动搞好关系?莫非要我巴结他不成?休想!”

王禧道:“哥啊,你听我说!你现在主动和他搞好关系,不是巴结他,而是为将来除掉他做烟幕。你想啊,往后你和他关系好了,别人看不出你和他有仇,等到将来有一天,他被人咔嚓了,谁还会怀疑到你的头上?所以,这就叫做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知道么?”

王福恍然大悟道:“兄弟意思说,将来我们偷偷把他做掉?”

王禧道:“对了!哥啊,我近几日就要出门做趟生意,估计回来还得大半年。你这大半年里一定和李才搞好关系,千万不要闹出什么事来。等我回来时,顺便找一个外地的杀手,找个机会悄悄将李才咔嚓了,神不知鬼不觉,别人也怀疑不到我们,不是大仇可报,万事大吉了么?”

王福闻言,顿时心中透亮,不由得佩服道:“还是兄弟有计谋,不愧多读了几年书!那就按照你说的来吧,哥哥就来个卧薪尝胆!”

兄弟俩又商议了半日,王禧对哥哥千叮咛万嘱咐之后,适才告辞回去。数日后,王禧外出经商,王福便胸有成竹,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王福第一次碰见李才,努力对他挤出了一丝笑意,虽然笑得比哭难看,却也毕竟是笑容啊。李才虽然有点意外的表情,却也没有横眉冷对。

王福第二次碰见李才,不尴不尬地问了句:“回来了啊?”李才竟然也不尴不尬地回了句:“哦,你也回来了?”

王福第三次碰见李才,李才竟然主动打了招呼,而且脸上有了一丝笑意。王福不由得心中暗喜:看来这狗日的真是上套了!

弟弟的骗局(民间故事)

一晃大半年时间过去了,王禧从外地经商回来了。次日午后,他便提着礼物前来看望兄长王福,而且还带着一位陌生的客人。

兄弟俩多日不见,加之有客来访,自然免不了好酒好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禧醉意朦胧道:“哥啊,我听说你现在和李才关系不错?”

王福道:“那是啊,前日李兄还请我去吃酒呢!”

王禧低声道:“那就太好了!哥啊,是该施行我们的计划了!你看,我把人也带来了,我们仔细谋划一下吧!”

王福一愣道:“什么计划?”

王禧不满道:“你说什么计划?不是之前说好的吗,做了他!”说着做了个咔嚓的手势。

王福恍然大悟道:“哦,想起来了!然而······,如今我与李兄亲如兄弟,做什么做啊?当初我也就说说而已,你还真就当真了!”

王禧气恼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把人都请来了,你却打了退堂鼓,真是没出息!”

王福尴尬道:“唉~,人啊,也就是气头上,啥话都能说,啥事儿都能干,如今想想,真是愚蠢!兄弟啊,犯法的事儿做不得,况且如今我与李兄好得很!李兄家的茅厕早就挪了,而且他还帮你侄子找了个好学堂,我俩三天两头一起喝酒呐!至于你找来的这位客人······,我看也不能让人家白来一趟,我给他五十两银子的辛苦费。”

那客人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道:“王兄啊,你上了你弟弟的当了!其实当初他给你出的那个计策,无非就是为了让你和李才搞好关系。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李才的小舅子,李才是我的姐夫。我与王禧是多年的朋友,然而看你两家闹得不可开交却束手无策。大半年前王禧要外出经商,怕你和我姐夫闹出事来,我们最终想出了这个办法,我忽悠姐夫,王禧忽悠你,没想到真把你们忽悠成铁杆兄弟了!”

王福一愣一愣听完,又气又羞道:“你们两个坏东西,真是读的书多,生的蛆多,竟然合起伙来骗我们!得得得,就算让你们骗了吧,我王某人也是心甘情愿!王禧啊,还不快去请李兄前来,咱兄弟几个好好喝一场!老婆啊,快去再加几个好菜!”

那一夜,王福的家里欢声笑语,热闹异常。自此以后,两家人一直都是好朋友、好邻居。

醉客以为,人与人之间多一份友善和宽容,就会少一份猜忌和仇恨,你说呢?

弟弟的骗局(民间故事)

作者河西醉客,优质故事领域创作者,并爱好书法、历史、国学,请朋友们来个关注支持哦!更多精彩原创故事,请点击“了解更多”。

"弟弟的骗局(民间故事)"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