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帽皇帝”拓跋宏:事业Vs家庭?前者名留青史,后者贻笑大方

家庭与事业似乎永远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然而处理不好这对矛盾的似乎并不止现代人。比如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在这一矛盾问题的处理上,同样是一名失败者,甚至为自己赢得了一顶为无数后人所耻笑的“绿帽子”。

家庭与事业似乎永远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然而处理不好这对矛盾的似乎并不止现代人。比如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在这一矛盾问题的处理上,同样是一名失败者,甚至为自己赢得了一顶为无数后人所耻笑的“绿帽子”。

憋坏了的拓跋宏

“绿帽皇帝”拓跋宏:事业Vs家庭?前者名留青史,后者贻笑大方

公元471年8月,拓跋宏的父亲拓跋弘禅让帝位,不足五岁的拓跋宏成为了北魏历史上第二年幼登上帝位的皇帝。然而,拓跋宏登基后,政务先是由父亲、太上皇拓跋弘代理,之后又有冯太后的临朝听政,直到公元490年冯太后去世,23岁的拓跋宏才得以亲政,反倒成为北魏一朝所有皇帝中亲政年龄最晚的皇帝

23岁,对今天的人们基本只是大学刚毕业、美好人生刚刚开始的年龄,但对于有早熟、早死“传统”的北魏皇帝们来说,他们的人生平均已走完了三分之二。当然,这些只是后世我们所做的“马后炮式”的总结,刚刚亲政的拓跋宏并不知道。对于刚刚亲政的拓跋宏来说,他真正的问题是——憋坏了

拓跋宏五岁登基,自此一直居于权力的中心,但却只能听着、看着,根本决定不了什么。而且,他还有一个比“邻居家的孩子”更可怕的“敌人”——自家的祖先。北魏前六朝皇帝,不管如何短命,但确个个惊才绝艳,文治武功几乎都有可以被称道之处。即使后世可以笼统的将冯太后的“太和改制”归于拓跋宏的成就,但拓跋宏自己明白,那些并不足以证明自己。

所以,亲政后的拓跋宏加倍努力,希望建立起真正属于自己的不世之功。是的,他做到了,但代价就在后宫。

爱与哀愁:拓跋宏的后宫往事

“绿帽皇帝”拓跋宏:事业Vs家庭?前者名留青史,后者贻笑大方

最是无情帝王家。身为皇帝的拓跋宏到底有没有真爱?或许有…吧!以下将是一段总被忽略的历史,《魏书》之中仅用简短的几句进行了记录。

公元482年,当时还没有事业、只有家庭的拓跋宏长子元恂出生,其母林氏。《魏书》记载:“后容色美丽,得幸于高祖。”按照北魏“子贵母死”的旧制,一旦元恂被封为太子,林氏则必须死。

就在这里,历史留给了我们一个奇怪的故事。《魏书》记载:元恂作为长子,将被立为储君,因此在公元483年,林氏被按旧制处死。此前,拓跋宏曾向吕太后求情,不要按旧制杀林氏,结果并没有成功。

林氏被处死后,拓跋宏为林氏上谥号“贞皇后”,但问题是元恂还并没有被立即册封为太子。北魏“子贵母死”的旧制,此时已变成了“子未贵、母已死”的怪相。更奇怪的是,林氏死后,拓跋宏并没有立即册封第二个皇后作为长子元恂的养母,而且拓跋宏的第二个皇后要等到冯太后去世后才会册立,而元恂也直到冯太后去世3年后的公元493年才被正式册立为太子。当然,后来这个太子元恂应反对汉化,先被拓跋宏贬为庶人,后因据传企图谋反,被拓跋宏赐死,在此不作细表。

反正后宫往事中的众多迷局,或许是只有拓跋宏自己才能明白的爱与哀愁。

冯氏后宫——拓跋宏的冯氏四姐妹

“绿帽皇帝”拓跋宏:事业Vs家庭?前者名留青史,后者贻笑大方

冯太后为什么一定要处死尚未被立为太子的元恂的生母林氏?这个谜团从后面的历史中或许可以找到一点答案。

林氏被赐死之后,有四个女人陆续进入了拓跋宏的后宫,她们有着一个极为相似的身份——冯太后哥哥冯熙的女儿,也是冯太后的侄女。

最先入宫的应该是冯熙二女儿冯润与四女儿冯氏(名不详),后冯熙的三女儿冯清入宫,另外冯熙的五女儿也进入的拓跋宏的后宫,具体入宫时间不详。

有趣的是,如果按年龄来说,这冯氏四姐妹可能是比拓跋宏小的,但如果按辈分来说,其实这冯氏四姐妹应该都算是拓跋宏的阿姨。当然,或许当时的人并不在意。只是,此时的拓跋宏的处境大致是:前朝政务被冯太后把持,后宫生活为冯氏四姐妹所控制。而真正的宫斗将在冯清与冯润之间展开。

宫斗教科书:乘虚而入——皇帝的需要随时都会变

从前节之中其实不难看出,冯太后在世之时,拓跋宏的后宫之事也是在其把控之中的。在冯太后心中,内定的皇后人选其实是二侄女冯润。

人,在选择自己接班人之时,大抵会比较倾向于与自己相似那个。冯润,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出身,她既非冯熙嫡出,其母也非贵胄,而是出身贫寒,冯太后能将其内定为皇后人选,大概在冯润身上有不少能得到冯太后认可之处。

只是,冯润入宫后不久,意外发生了。冯润染上了重病,为避免传染给皇帝拓跋宏,不得不出宫养病。而与冯润同时进宫的冯家四女儿,史书记录为“早夭”,或许也是同期病死的。

为了巩固冯家在北魏一朝的权势,冯太后将自己的三侄女冯清引入宫中。史书并没有记载冯清的容貌细节,按惯例,估计不太会是那种美艳出色之辈。而按史书记载,后冯清从皇后之位被废后,出家为尼,青灯古佛为伴直至去世,由此推测冯清的性格偏于清冷。

冯清,入宫于北魏后宫冯家势力空虚之时,但偏偏与朝堂上冯太后强权与后宫之前冯润的对比之下,她的清冷性格更让拓跋宏感到舒适,即使后来冯润病愈归来,“乘虚而入”的冯清在拓跋宏心中的地位应该也没有稍减。

公元490年,冯太后去世。公元493年,拓跋宏守制三年后,册封冯清为皇后。而此时的拓跋宏其实正在策划一盘大棋——迁都洛阳。

公元493年8月,拓跋宏以南征为名,率百万大军迁都洛阳,后宫之事交给了刚册封的皇后冯清。公元493年10月,迁都洛阳事成,之后拓跋宏长时间盘桓于洛阳周边。然而,此次迁都以南征为名,拓跋宏并没有带任何后宫之人,因此,在公元494年,拓跋宏招部分后宫先迁到洛阳陪伴自己。

此时的洛阳仍在重新建设之中,后宫之主皇后冯清仍需在旧都平城主持后宫事务,于是留在了平城。而曾经被内定的皇后人选冯润先一步来到了洛阳,陪王伴驾。

冯润对于妹妹冯清被册封为皇后是极度不满的。自己既是姐姐,又是早于冯清入宫的,更是冯太后曾经内定的皇后人选,结果并没有没册立为皇后。因此,借着提前入洛阳之机,大吹枕边风。

这又是一次反过来的乘虚而入,冯润具体做了什么,史籍未见记载,我们只知道,不久后,冯清被废皇后,出家为尼,直至终老。公元497年,冯润摇身一变,被册封为了皇后。

细细想来,这场宫斗,或许与冯润的推波助澜有关,但恐怕与拓跋宏的心境也密不可分。此时亲政的拓跋宏早已心系社稷,不再是当初幽怨的摆设状态,对于皇后的要求也从性格清冷的冯清的陪伴,变得更需要一个能帮助自己“搞定”问题的冯润。而能被冯太后欣赏的冯润,在这方面能力估计不会太弱。

事业Vs家庭——拓跋宏的“绿帽子”

当被冯太后内定的皇后人选冯润终于努力登上皇后宝座之时,她并没有迎来自己幸福的后宫生活。相比于废皇后、妹妹冯清与青灯古佛为伴的生活来说,冯润除了身份变得更高贵外,恐怕日子并不比冯清好太多。

拓跋宏实在是被憋坏了。他在位28年,其中19年都只是摆设,因此他急需以文治武功证明自己作为一个北魏皇帝的价值。因此,《魏书》在他亲政后的记录中,大量记录了他四处巡查、出征的记录,从推算来看,他其实能留在后宫中的时间极少、极少。

成为皇后后的冯润很快发现,自己的生活与守活寡相去不远。空虚、寂寞、冷之下,冯润出轨了。

冯润借拓跋宏外出之时,与假宦官高菩萨通奸。消息传到拓跋宏耳中,拓跋宏尤不信,于是派人秘密调查,并亲自审问,才确信自己原来真的被带上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于是下令处死了冯润的奸夫高菩萨,但仍不忍处死皇后冯润,更没有废黜冯润的太后之位。

其实,在得知冯润红杏出墙之时,当时正在南征途中的拓跋宏早已生病,冯润秽乱宫闱并被确认后,拓跋宏受不住打击,病情加重。

公元499年,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在南征途中病逝,直到去世之前,他才命自己的两个弟弟监督赐死皇后冯润,并嘱咐将冯润以皇后之礼安葬,但不要与自己同葬。

北魏雄主拓跋宏崩,享年仅32岁。

网络之中有种说法,说拓跋宏是被皇后冯润给自己带的那顶“绿帽子”气死的,或许有道理吧!之前拓跋宏已生病是事实,听到自己带“绿帽子”后病情加重也是事实,至于是不是气死的,就只能是后世解读了。

但在最后,拓跋宏对冯润问题的处理之上,不知道他心里真实的声音是“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还是“你要的我给你,我只求生生世世永不相见”。

事业Vs家庭。拓跋宏干好了前者,得以名留青史;拓跋宏干砸了后者,只剩贻笑大方。

"“绿帽皇帝”拓跋宏:事业Vs家庭?前者名留青史,后者贻笑大方"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