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190亿割肉再卖和谐健康,引地产巨头碧桂园福佳集团争相竞逐

从碧桂园到福佳集团,从175亿元到190亿元,《今日保》还听到过230亿元的版本…近两年监管高压与保险牌照一纸难求中出现新的镜像:民营巨擘乃至超级财阀陆续加码保险领域,不惜巨资拿下一纸保险牌照。

保险老将李良温的再度出山,及其随后否认的戏剧性反转,再度引发市场对于安邦系资产处置的关注。

纵然早就听闻和谐健康出售的消息, 190亿元的价格传出还是颇令市场惊叹,进而引发另一个问题——一张保险牌照到底值多少钱?

从碧桂园到福佳集团,从175亿元到190亿元,《今日保》还听到过230亿元的版本……诸多民营资本的接盘竞逐中地产大佬身影再现。

相对于早年名不见经传的介入者,近两年监管高压与保险牌照一纸难求中出现新的镜像:民营巨擘乃至超级财阀陆续加码保险领域,不惜巨资拿下一纸保险牌照。

反观竞争标的之保险公司多“营养不良”,无论分支机构布局、保险专业人才、保险业务成色差强人意。

即便如此牌照依旧可待价而沽,数十亿元、上百亿元甚至更大的数字都在出现。今天《今日保》以和谐健康保险为例,提出一个疑问一纸保险牌照到底值多少钱?

两大地产巨头高价竞逐和谐健康:福佳集团PK碧桂园

安邦出售和谐健康,碧桂园出价175亿元,福佳集团以190亿元出价胜出。相对于太多无甚名气的保险公司股东,这两家可谓巨头。

福佳集团创立于2000年,总部位于大连,注册资本为50亿元,已连续9年入选中国五百强企业。根据《2018年中国500强企业排名》,福佳集团位列407名,2017年营业收入390.27亿元。

安邦190亿割肉再卖和谐健康,引地产巨头碧桂园福佳集团争相竞逐

业务涉及地产、商业、石化、金融等多领域。金融布局则有基金业务、海外并购、担保小贷、融资租赁、资产管理五大业务。

福佳集团发起人、董事长为王义政,1968年出生在大连庄河的一个贫寒之家,早年做过消防兵,1991年,王义政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历任大连市房产局消防工程三处科员、副处长、处长。1996年辞职下海。

1998年,安富消防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和福佳消防工程有限公司创立,短短两年时间,福佳包揽了大连市重点工程中2/3的消防工程。

2000年,王义政设立福佳集团,正式介入商业房地产开发。

2005年9月,王义政拿下大连福佳企业集团和大连大化集团共同开发PX项目——中国单系列规模最大的芳烃项目之一,成为民营企业进军中国石化行业的第一人。

“宇宙第一房企”——碧桂园,成立于1992年,是中国最大的新型城镇化住宅开发商,员工20万,2007年在香港上市,拥有超过1000个的住宅、商业和城建项目。

2017年,碧桂园集团实现收入2269亿元,净利润246.9亿元。同年,碧桂园首次跻身世界五百强,位列467位。

碧桂园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杨国强,1955年出生,年少家境贫寒,下过乡耕过田放过牛,后转做建筑工人。20岁左右,杨加入镇政府下的北滘建筑工程公司,至上世纪90年代初,成为总经理。此后,一路发迹,以广州及周边地区楼盘建设为根基打下今天的江湖地位。

有意思的是,数度表现出对保险公司感兴趣的碧桂园的主要股东之一为中国平安。平安人寿持股碧桂园8.96%股份,位列第三大股东。

和谐健康的前世今生:从阳光健康到瑞福德,再度被卖

似乎一切都已注定,和谐健康再度被卖。

当安邦集团对内部子公司进行瘦身、股权腾挪之际,这场“被售卖”的剧本已悄然写好。

在这场碧桂园与福佳集团的竞价中,190亿元的成交价是否是和谐健康本来的价值?作为安邦曾经组建保险集团的重要一环,这家行业内为数不多的专业健康险公司到底值多少钱?值得一窥。

转入安邦旗下的和谐健康保险,曾用名“瑞福德健康险”,但“阳光健康险”才是其追根溯源的名字。阳光健康险,注册资本金3亿元,也是当时国内4家专业健康保险公司之一,集专业险、稀缺性于一身。

然而,改名后的瑞福德健康险却命运多舛。产品销售违规、偿付能力不足、部分产品停售等压力下,其保费一度降至0.27亿元,仅靠少数保障期限为一年的医疗保险和重大疾病险为生。

2010年,安邦财险力压中国太保,成功拿下瑞福德健康险第一大股东的位置,持股比例为99%,另1%股权被中乒投资集团纳入。

此后,瑞福德健康险改名和谐健康险。安邦也开启了对和谐健康的增资之路,一度从3亿元增至139亿元,安邦将和谐健康完全收入囊中。

资料显示,和谐健康目前拥有57家分支机构,包括15家省级分公司、42家地级市支公司。

安邦190亿割肉再卖和谐健康,引地产巨头碧桂园福佳集团争相竞逐

资产方面,截止2016年,和谐健康总资产达2488.05亿元,较2010年增长了近258倍。快速增加的保费收入,也令和谐健康成为安邦集团现金奶牛之一。

安邦190亿割肉再卖和谐健康,引地产巨头碧桂园福佳集团争相竞逐

2015年,恰逢保费盛宴的时代,和谐健康原保费一跃升至308.06亿元,规模保费也达490.19亿元。至2016年,和谐健康步入“鼎盛时期”,原保费跨越千亿平台至1070.31亿元,规模保费达到1544.25亿元。

期间,保费贡献重要力量是“保户储金及投资款”。

2016年,和谐健康保户储金及投资款794.37亿元,占其规模保费的51.44%。而保户储金及投资款主要以短期万能险保费为主要收入。

2017年,原保监会下发“134号”文,对中短存续期产品(或者万能险)进行严格规定,限制快速返还产品的大量销售。万能险大户保费出现断崖式下滑,和谐健康规模保费也由1544.25亿元下降至406.69亿元,同比下降73.66%。

以短期理财型产品带来快速现金流的集聚,同样也会带来巨大的的现金流缺口。事实上,行业处于转型调整期,以万能险成长起来的“保费大户”不仅面临保费和现金流的压力,也带来了业绩上的难以持续。

2015年,和谐健康净利润由2014年的33.77亿元下降至7.74亿元,同比下降77.08%。

还是2017年,原安邦董事长吴小晖被查。

2018年初,安邦保险集团被接管,保险保障基金以608亿的巨额资金注资。自此,安邦内部的整顿、重组工作逐渐开启。内部股权腾挪、子公司瘦身系列公司不断进行中:

2018年5月,安邦挂牌转让世纪证券91.65%股权,9月厦门国贸和前海金控以35.6亿元联合受让。

2018年11月,安邦人寿和成都农商行挂牌转让邦银金融租赁(邦银租赁),拟出清对其全部持股,转让底价为47.35亿元。

2018年12月12日,安邦挂牌转让所持的成都农商行全部35%股权,底价168亿元。

其中,涉及和谐健康所持上市公司的股权转让信息集中出现在2018年7月,包括转让至安邦人寿的:

和谐健康险将其所持欧亚集团的190.5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2%)转让给安邦人寿;

和谐健康将其所持万科1.11亿股(占总股本1.01%)全部转让给安邦人寿,不再持有万科股份;

和谐健康将所持同仁堂7949.37万股(占总股本5.8%)转让给安邦人寿,不再持有同仁堂股份;

和谐健康将其持有的民生银行4.17亿股(占总股本1.14%)转让给安邦人寿,不再持有民生银行股份;

同时,也有部分资产转移至和谐健康。

2018年6月底,安邦财险将招商银行4.99%股权转让给了和谐健康;

2018年9月,和谐健康及其一致行动人成功受让安邦集团、安邦人寿、安邦养老持有的金风科技9.34%的股份,持股比例增至14.99%。

屡屡 “瘦身”整合后,和谐健康售卖传言落地。

一纸保险牌照到底值多少钱?

一张保险牌照到底值多少钱?似乎没有答案,从几亿元到几十亿元,甚至百亿元均有。可以确定的是,从历次公开交易看,保险牌照有着水涨船高的价格走势。

那位身陷囹圄的前保险监管主官在位期间,坊间一度传言一纸寿险牌照价格可达百亿元。如今看,似乎所言非虚。

2015年,资产驱动负债模式的顶峰,当年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7647亿元。2014年,这一数字为3917亿元。随后逐年攀高,直至2017年后的风云变向。

2015年发生几起数额巨大的保险公司牌照交易,先是恒大集团40亿收购中新大东方(后更名为恒大人寿)50%股权,以此评估牌照价格80亿元。如果加上随后的增资等,恒大累计投入可达百亿元之巨。

反观,被收购的中新大东方人寿成立于2006年,注册资本10亿元,是地方国资和外资险企合资成立,经营多年难见起色,市场表现为既无规模也无利润。经营近十年亏损依旧,2014年尚还亏损4800万元。有数据统计的2009年至2014年间的累计亏损额超过3亿元;保费规模方面,2014年仅有11.5亿元,市场份额相对于国内近2万亿元的寿险市场可以忽略不计,分支机构亦寥寥无几。

同年,中天金融通过旗下子公司贵阳金控以20亿元收购中融人寿20%股权。随后的多次增持,中天金融持有中融人寿股权近40%。待价而沽的保险牌照,中天金融付出的价格是可以想象的。仅以20亿元持股20%股权计算,这张牌照价格达到100亿元。

2016年后的两则寿险公司收购案更是劲爆。先是2016年,忠旺集团被爆以5.5元/股价格,一共343.75亿元从当时的实际控制人杉杉控股集团手中接盘君康人寿。时年,君康人寿已成立10年,几经股权缠斗,先后洗牌三次,分支机构5家,也是几乎没有多少个险队伍,依靠银保起家。2016年第一季度巨亏超过20亿元,年底艰难实现近7000万盈利。

2017年,中天金融一纸公告:计划以不超过310亿元的价格,收购华夏人寿21%-25%的股权。此后上演收购拉锯战,各色新闻频出。一方面是,华夏人寿的个险疾行,营销员队伍超过40万,2018年已经实现5000亿元的总资产规模;另一方面则是华夏人寿控股股东在 “旗下资管公司反水”消息后无太多声音,而中天金融在传出现金流饥渴的同时,发布会上不断放出消息不会放弃收购。

以310亿元对应的21%-25%的股权计算,华夏人寿价值1200亿元以上。相对于其他公司而言,华夏人寿拥有一只较大规模的个险队伍和源自新华保险的一只职业经理人团队。

上述公司大部分和安邦系保险公司类似:较大的资产规模、甚至有一定的省级分支机构布局,但保险业务成色一般。以和谐健康为例,即便成立10年,依旧缺少最见传统保险业务底蕴的个险队伍。

如果说往昔快速做大的资本规模与中短存续期产品较为符合商业地产较短的开发周期,但2017年134号文后,5年期以下理财性质产品几乎绝迹江湖,难再现。

从80亿元、100亿元,再到200亿元、300亿元,上千亿元;从早年依靠保险突然成名的“大鳄”,到知名民资巨头、新旧财阀的入主,是否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保险的前途和牌照的“钱途”?

很遗憾,本文还是没有答案,答案在行业,在更多的人,一纸保险牌照到底值多少钱?

"安邦190亿割肉再卖和谐健康,引地产巨头碧桂园福佳集团争相竞逐"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