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陀VS契丹:10世纪东亚最强两大军事集团的碰撞

从晚唐到五代,沙陀与契丹绝对是东亚大陆上最强的两股军事集团。尤其是在镇压黄巢起义后,沙陀首领李克用被封为河东节度使,从此掌管了山西大部分地方。


沙陀VS契丹:10世纪东亚最强两大军事集团的碰撞


从晚唐到五代,沙陀与契丹绝对是东亚大陆上最强的两股军事集团。 契丹人的传奇领袖耶律阿保机和沙陀人的天降伟人李存勖,也是两位最具有才能的军事领袖。两者之间的较量,就成为了10世纪东亚军事水平的巅峰之战。

两种路线


沙陀VS契丹:10世纪东亚最强两大军事集团的碰撞

和契丹不同 沙陀人早早的进入内地发展



相比于崛起于草原的契丹人,人数更少的沙陀选择的是另一条发展道路。如果说前者走的是正统游牧路线,那么后者就是不折不扣的农耕定居模式。

沙陀原属于西突厥别部,从唐宪宗时代起,沙就以雇佣兵的身份为唐朝多次立功。很快就成为唐朝最倚重的精锐力量。尤其是在镇压黄巢起义后,沙陀首领李克用被封为河东节度使,从此掌管了山西大部分地方。在逐步完成了定居化进程后,也卷入了中原藩镇的争霸战争。


沙陀VS契丹:10世纪东亚最强两大军事集团的碰撞

沙陀人的主要精力都用于藩镇间的交战



壮大后的沙陀集团,不但有出生草原的优秀骑手,也有边境上受胡风浸染下的内地勇士。在李克用之子李存勖继位后,沙陀势力继续在中原地区扩张,吞并了黄河北岸的绝大部分土地。此时的沙陀人,已经成为中原最强大的势力。

沙陀人在河北的扩张,对耶律阿保机的野望产生严重干扰。早已将河北视为扩张方向的契丹人,自然无法容忍嘴边的肥肉被人抢走。

公元916年,耶律阿保机带兵攻打了后唐控制的河套与代北两地,攻克了五州之地。但在李存勖的援兵赶到后,契丹人没有选择正面激战,迅速放弃了这些土地。但这次军事冲突已预示了双方必有更加激烈的冲突。


契丹人在消灭渤海之前 就已经开始经略河北



初战幽州


幽州自安史之乱开始 就保持着大量的自治



自从安史之乱开撕,幽州地区就长期维持着割据自治局面,本土士兵也组成了一股异常强大的地方势力。哪怕是贵为节度使的长官,若稍有不慎而触怒军士,便可能被手下兵变杀死。在大约151年的时间里,先后出现过28位幽州节度使。平均五年一换,其中能安然离任的只有4人。

此前的李克用时代,沙陀人曾经短暂的征服过幽州。但幽州兵将很快又自立山头,摆脱了沙陀人的控制。这才导致了李存勖继位还需后再度征服幽州。


周德威是沙陀军事集团内部的重要成员



公元911年,为了能够将这块土地彻底降服,李存勖派出了自己精明强干的老将周德威去担任幽州节度使。周德威上任后,马上在幽州展开了血腥的杀戮,将大部分幽州地方军中的得力将领大杀死。这种行为虽然稳固了后唐在幽州的统治,但也使得幽州人更加痛恨沙陀人。幽州军队的战斗力也随之锐减。

同时,为了获取战马、士兵等资源,后唐又对幽州进行了残酷的压榨。最终引发新州地区的士兵兵变,幽州地区也再次形成了自己的割据势力。


唐朝的幽州 一直是重要的边境城市



公元913年的新州兵变爆发后,立刻惊动了作为幽州节度使周德威。他是后唐军中地位最高的将领之一,很快便将叛军击溃,夺回了整个新州地区。出逃的新州叛军,马上选择投奔契丹。得到带路党帮助的耶律阿保机,顺势以新州叛军作为先锋,在917年发动了对幽州的攻势。

后唐在新州的守军抵挡不住叛军的攻势,很快败下阵来。周德威再度率领3万大军试图收复新州时,遭到了叛军和契丹军队的联合攻击。沙陀军中的幽州兵本就不愿卖命,面对契丹骑兵的猛攻更是跑得比谁都快。后唐军队几乎全军覆灭,周德威只能带领残兵退守幽州。

此时,后唐国内的主力军队几乎都在黄河沿线和朱温的后梁军队对峙。得知幽州被围的消息后,大部分将领都认为此时无法抽出足够对抗契丹兵力去救援。幽州的得失,只能听天由命了。


李存审是沙陀集团内部的坚定主战派



唯有大将李嗣源、李存审、阎宝等人力主救援。其中李存审和阎宝都认为契丹人一般作战不携带大量辎重,而是靠就地掠夺和放牧为主。等契丹粮尽打算退兵时,便可以从后掩杀。李嗣源则认为幽州朝不保夕,必须立刻带兵救援,甚至愿意带骑兵5000作为前锋驰援幽州。但因为兵力过于稀少,后唐也只能在隔月对契丹军队发动了一些试探性攻击,之后便再无大的动作。

早期的契丹军队,缺乏成体系的攻城技术,很难轻易搞定较大的幽州。在长期围困之后,很自然的出现补给不足情况。全军只能杀死携带的牛羊充饥,还要士兵分散到各地打猎抢劫。所以,聚集在幽州附近的兵力锐减。到了6月,耶律阿保机便带领部分军队回国,准备等秋天到来后再视情况决定下一步规划。只留下一支偏师在继续围困幽州。



早期的契丹人 还是完全依仗轻骑兵的军队

察觉到契丹军队的变化后,沙陀方面也展开了行动。李存勖再度从黄河前线分出一支兵马,在7月北上幽州。为了回避数量问题,他们沿路都选择从山涧行军,以地形来庇护军队的两翼。

在这种狭窄地形上,契丹骑兵擅长的游牧骑射战术也无法施展。反倒是对喜欢近身搏杀的沙陀人异常有利。大将李嗣源带领的3000前锋骑兵为大军开路。对面的契丹骑兵虽多,却难以在白刃战中抵挡装备精良的沙陀人,不得不让出原本能持险据守的山路。


沙陀人经常习惯于在山地行军



当后唐大军即将从进入幽州附近的平原时,契丹人又提前派出了万余骑兵阻挡,强大的军势一度让后唐士兵感到胆寒。但沙陀系的军队向来擅长小队突击战术,李嗣源便亲率百余名骑兵冲入契丹阵中。在杀死了一名契丹酋长后,确保全军顺利走出山地。

利用宝贵的战斗间隙,沙陀阵中的步兵开始构筑阵地。他们每人携带一根树枝,迅速布置了野战工事,并围成一个临时营帐。当契丹骑兵在重组后返回时,只能被迫围绕沙陀人的营帐射箭。但营地内的沙陀人依托工事掩护,使用弓弩对轻骑兵造成了严重杀伤。契丹人不得不再次撤退,并在道路上留下了众多人马尸首。

最终,后唐军队得以安然进入幽州城下,和契丹军队在平原上展开最后的决战。尽管数量严重不足,沙陀人却派出了少量老弱部队,让其拖拽柴草前进。这样就在本阵之前制造了大量烟尘,导致契丹人无法辨别他们的实际人数,产生了来犯之敌多于自己的错觉。而后唐方面的真正主力,则从烟尘中突然杀出,打的畏缩不前的契丹他溃不成军。幽州城的危机不但解除,契丹人的劫掠的辎重也被沙陀人一并缴获。


由突厥和粟特人联合而成的沙陀 装备普遍比契丹人精良



定州城外的王者对决


定州成为了沙陀与契丹大规模决战的地方



公元917年的攻略幽州失败后,契丹人除了时不时劫掠后唐边境外,暂时无力进行更大动作。后唐的主力则再南下,度忙着和后梁集团作战。

一直到921年,后唐控制下的镇州地区发生政变,节度使王镕的义子张文礼阴谋上位,暗中联络后梁。结果因消息泄露而遭到后唐大军的围剿。与镇州相邻的定州节度使王处直,担心后唐消灭镇州叛军后,自己也不能保全。于是不顾手下反对,让自己镇守边关的义子联络契丹人入境助战。耶律阿保机也对这次军事行动给予厚望,亲自率大军在12月攻克涿州,之后南下抵达定州。不远屈居契丹之下的定州人,只能紧急向李存勖求援。


耶律阿保机将在定州遇到一生最大的失败之一



此时后唐大军大部分依然布置在黄河沿线和后唐军队对峙,少部分生力军还被安排去围攻镇州叛军。但李存勖还是在922年正月,亲率5000骑兵救援定州。

大军达到新城附近时,斥候就发现有上万名契丹骑兵正在渡过沙河南下。面对契丹二倍于己方的兵力,李存勖并未怯战,而是带领5000骑兵绕到契丹侧翼,穿过一片树林对契丹骑兵发起了奇袭。契丹人被这一轮冲锋打的猝不及防,全军溃败。后唐骑兵又分两翼展开追杀,完成了一锤定音的大胜。对方在撤退中一片混乱中,连耶律阿保机的小儿子耶律牙果果都被沙陀人的追兵俘虏。


李存勖每次都以劣势兵力来硬抗契丹对手



初战告捷之后,李存勖又在次日和契丹主力进行了最终决战。他亲自率领的1000骑兵负责首先冲锋,完全冲入契丹大将秃馁的5000骑兵阵中。沙陀骑兵虽然擅长近身搏杀,但还是因敌众我寡而一时难以取胜。相反,人数众多的契丹骑兵则反倒将其包围,准备以车轮战将难缠的沙陀人拖垮。危机时刻,大将李嗣昭亲率300骑兵冲入敌阵,将契丹骑兵的包围网撕开一个口子。李存勖才得以趁机杀出。

随后,沙陀人再度重整骑兵,对契丹大军发动了第二轮冲锋。在他们接二连三的集团冲锋下,以轻骑兵见长的契丹人也难以抵挡,只能仓皇撤出战场。


武器与训练带来的近战优势 是沙陀人称霸的最好保障



由于天降大雪,契丹人再次面临粮草不足。军队里的人马大量死亡,阿保机再心怀不甘也只能选择退兵。此后,契丹人转变了战略方向,暂时放弃河北而向东方的渤海国进攻。阿保机本人也在余生中都没有再和沙陀人对抗。

"沙陀VS契丹:10世纪东亚最强两大军事集团的碰撞"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