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修道,一世轮回后,方明道之所在,始于仁善

道存于世,为智者明,为武者勇,为学者历,纵观古今,为道者说千万,明道者心寥寥。古时,历城县内有一殷户,家境颇丰,家主殷烈嗜赌成性,其妻刘氏久劝无果,与下人私奔,带走半数金银。

男子修道,一世轮回后,方明道之所在,始于仁善

道存于世,为智者明,为武者勇,为学者历,纵观古今,为道者说千万,明道者心寥寥。

观野史杂记,启心中愚智。

古时,历城县内有一殷户,家境颇丰,家主殷烈嗜赌成性,其妻刘氏久劝无果,与下人私奔,带走半数金银。

留下一子,殷流月。

此后三载,殷烈怒恨于心,时常对流月拳脚交加,嗜赌之行变本加厉,终于输光了殷氏家财。

被人生生打死......

殷流月遂成孤儿,流落街头....

那一年,他刚满五岁。

某日,一富人游于县中,为讨美人欢喜,便让周边乞丐行畜生之语,奖一铜钱尔。

乞丐为得铜钱,狗吠之语此起彼伏,但有一少年,端坐墙角,冷眼旁观,富人见状,嘲笑道:“汝为何不叫?莫非是闲钱少?”

少年沉默,欲转身离去。

“站住,今日你若不叫,休想离开,你们听着,谁能让他叫出声,我给一吊铜钱。”此语刚落,乞丐们吼声连天,围住少年,双目怒瞪。

便在这时,一名游方道人见之,拦于少年身前,微笑道:“这位老爷,此子心性单纯,又何必强人所难...."

富人正欲叫嚣,脑中传来一语,“得饶人处且饶人,恶事做绝,缘分势必早绝。”

富人惊恐,却见老道与少年,皆消失不见。

月归山.....千年极寒,生人难进。

山顶之上,有一道宫,碎石所立,老树遮雨,此刻一名须发皆白的老道坐于正中,台下跪着一名少年,正行入道之事。

“殷流月,你可愿追随于我,求这自然大道,遵循天理循环,扶危助世?”

“弟子愿意......"

老者微微点头,对于此子,临危不惧,嫉恶如仇的性格,甚是喜欢。

“嗯,为师道号幻行,为幻行真人。”

此后数年,殷流月一直潜心修道,直至道魔之战开启,随幻行四处征战,闯出了诺大的名号,人称小月宗,流月道人,是年轻一辈的道门砥柱。

但其性格中的缺陷,也在一次次战斗中逐渐体现,殷流月杀性很重,每一次争斗,只要有些许过错之人,他都会痛下杀手,毫不留情,天道一线,万事万物都有一念转生,一念轮回。

千年之后,殷流月道法通玄,引渡小玄天劫,当最后一道雷霆降下之际,天地色变,殷流月最终没能渡过这次天劫,雷劫之下肉身烟灭。

但幻行不忍看到最爱的弟子真魂尽灭,以毕生修为得偷天换日之法,救下殷流月的一缕残魂。

法天浩地,天道无情似有情....

“流月,为师只能帮你到这了,以后的路要靠你自己了。”

日月轮转,岁月无形.....

街道的鸣笛声,车来车往.....拥堵的城市里总是罪恶萌生的始发地。

男子修道,一世轮回后,方明道之所在,始于仁善

“残月,你刚刚警校毕业,这次的任务你负责殿后,我们正面突击,听明白了吗?”一名身材壮硕的男子沉声道。

“队长,我在警校是搏击冠军,这次的歹徒有很强的单体作战能力,如果我参战,相信会对局势有所帮助的。”一名身材瘦弱,但双眸明亮,看起来极为精神的男子说道。

壮硕男子面容微怒,“这是命令。”

言毕,几人立刻冲了进去,一名面容清秀的女警回头望了残月一眼,单手握拳,轻声道:“加油!”

当几名便衣刑警冲进房间的瞬间,里面空无一人。

“不好,中计了。”几人连忙冲出屋外,在大楼的出口处,几名蒙着丝袜的男子,身上背着黑色帆布袋,正准备拦截一辆出租车。

前行中,一名瘦弱男子拦住了去路,几人面面相觑,为首之人将手摸进怀中之时,拦路的男子动了,鞭腿横扫,化拳为掌,出招的速度快的让人恐惧,那伙人只来及将枪取出,便被击倒在地,神识渐渐陷入了昏迷。

当壮硕男子等人冲出大楼,瞧见满地昏厥的几人,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

看着眼前的柳残月,惊讶道:“他们......都是你打晕的?”

柳残月行了一个标准的敬礼,“是的,队长。”

从那以后,柳残月算是在刑警队站稳了脚,他的搏击术也被认为是队里最强的格斗术。

静夜,警局外的一间咖啡馆里,一男一女相视而坐。

“残月,一转眼都两年了,明天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次合作,等你到了丰原市,就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柳残月笑了笑,“名雅,我以为今晚你是提前恭喜我升职呢?怎么突然这么煽情?”

这名容貌颇为俊俏的女警叫崔名雅,此刻脸色有些微红,吞吐道:“没.....哪有,只是....?”

“只是什么?”

崔名雅紧皱的眉头突然间舒展了,微微笑道:“没什么,只是今后,我再也找不到欺负的人了。”

“你......”咖啡店里传出两人开心的笑声。

第二天,壮硕男子带着柳残月等人来到郊区的一处废弃楼阁中,最近齐远市里一连发生多起命案,死者双目凸起,面容紧绷,明显是死前遭受到剧烈的惊吓。

通过对这些案件的追踪调查,发现这些死者生前都去过同一个地方,就是这座废弃的楼阁,这里本是被规划拆迁的地方,多数人都签署了拆迁补偿协议,唯独这一户不愿签,而那些死者全都是和拆迁有关的管理人员。

因此这阁楼的主人有很大的作案嫌疑,壮硕男子一边打着手势,一边全神戒备,几人兵分两路,前后突袭。

就在他们闯进的瞬间,一名老妇人正坐在椅子上,身旁站着一个小女孩,她朝着众人露出一个极为诡异的笑容,渐渐的,几人全部陷入了昏迷,包括柳残月。

一个小时后,几人渐渐醒来,发现所有人都被绑在椅子上,老妇人正在一旁聚精会神的捏着泥偶,队长大声道:“快放了我们,你知不知道自己已经触犯了刑法,现在自首,还可以争取到宽大处理。”

妇人咧嘴大笑,“我本来不打算再杀人,只想安安稳稳养大我的女儿,可你们总是逼我,逼我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我只有杀..........杀...........杀......杀光所有人,也许我才能清净些.........哈哈哈”

妇人说着,将手中的泥偶扔到地上,一道道红光闪烁,红烟弥漫之后,眼前浮现出一头张着三只头颅的怪物,鼻腔中传来的恶臭,还有吞吐的粘液将在场的几人险些吓昏过去。

崔名雅更是嘴唇发白,全身哆嗦。

所有人撕心裂肺的大叫着,似乎想证明眼前的只是幻觉,并非真实发生的事。

然而事实上,那怪物正一步步走向众人,伸着猩红的舌头,像捕捉猎物般,贪婪的望着所有人。

它用力的张口一吸,众人的精血疯狂的涌进怪兽嘴里,生机渐渐消退,众人只能眼睁睁的等死,当崔名雅的意志逐渐消沉之际,她几乎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大喊道:“残月,我爱你.....”

这一道喊声似乎唤醒了柳残月潜藏心底的记忆,只一刹那,他便挣脱绳锁,单拳聚力,一道道玄奥之气从四面八方涌入柳残月的手中,远处的老妇人瞧见这一幕,惊叫道:“你是......玄门中人?”

“给我破.....”随着柳残月掌中的气越来越盛,强大的玄道之力脱手而出,与怪物碰撞的瞬间,白光闪烁,一切又归于虚无。

老妇人连连咳血,那怪物是她以精血所招,来自地狱的恶兽,竟被眼前的男子强行斩杀,柳残月双目微沉,一步步走到老妇人身前,他瞟了一眼身旁的女孩,伸出一指,点在老妇人的眉心处。

这一指废去了老妇人所有的巫力。

他转身走向已经逝去的众人,望着一幅幅熟悉的面孔,泪如泉涌,“师傅,我终于明白了,大爱无私,大道无界的道理....."

随着柳残月身上一道道柔和的白光涌入众人体内,半个时辰后,所有人都醒了过来,望着眼前陷入呆滞的老妇人,还有横躺在地面上,悄无声息的柳残月。

伴随着一道道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柳残月魂归于此。

日月轮转,天地玄黄.....

月归山顶,一名少年正在卖力的舞剑,剑心已铸,通明无垢。

身前的老道,抚须微笑:“看来这一次的轮回,让流月终于开窍了,若干年后,小玄天劫必不在话下,我也可放心将幻行一脉交与你手。”

流月残魂轮回现,一世因果一世缘,天道玄机留一线,我自成道心无念。

男子修道,一世轮回后,方明道之所在,始于仁善

"男子修道,一世轮回后,方明道之所在,始于仁善"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