绞杀东条英机!

1884年12月30日-1948年12月23日东条英机独断专行、凶狠残暴,是侵略中国和发动太平洋战争的重要罪犯之一。东条英机自知其罪孽深重,早就做好了自杀准备。

来源:老照片讲故事

东条英机,第四十任日本首相,侵华日军甲级战犯。


绞杀东条英机!


1884年12月30日-1948年12月23日


东条英机独断专行、凶狠残暴,是侵略中国和发动太平洋战争的重要罪犯之一。


绞杀东条英机!


东条英机自知其罪孽深重,早就做好了自杀准备。他特地请了一个私交甚厚的医生帮他画出了心脏的部位,好在自杀时能够一枪毙命。

东条英机平日随身带着手枪、军刀。考虑到万一用刀枪自杀不成,他又在烟斗里嵌入了氰酸钾。


绞杀东条英机!



1945年9月11日, 盟军进占日本本土后, 总司令麦克阿瑟下令逮捕日本甲级战犯, 东条英机名列第一。

下午3点钟, 卡拉斯少校带着美国宪兵来逮捕东条英机, 东条英机说:“稍等一等, 让我准备一下。”说完走进书房,关上门就拔枪自杀。




卡拉斯少校带人破门而入, 将东条英机紧急送往横滨的美军医院抢救。在抢救过程中,一位美国军官还主动给东条英机献了血。





有记者问这位军官为什么给他献血, 军官回答:“我要让这个战争狂人活下去, 通过审判受到应得的惩罚。如果让他这样安安稳稳地死去, 就太便宜他了。”




1945年10月7日, 枪伤基本治愈的东条英机被秘密押送到大森战俘收容所,与其他甲级战犯关押在一起。




大森战俘收容所, 曾是日本关押盟军俘虏的地方, 盟军战俘在此饱受日军的虐待。麦克阿瑟特别嘱咐收容所所长转告东条英机, 他必须“享受”盟军战俘同样的待遇。




1946年1月19日, 麦克阿瑟宣布设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法庭由美、中、英、苏等11个盟国各派一名法官组成。行将开庭, 东条英机等28名战犯, 被转移到东京市内的巢鸭监狱。




1946年5月3日, 举世瞩目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庭。法庭设置在东条英机的发迹地——日本陆军省大厅,庭长韦伯的办公室就设在东条英机昔日的办公室里。

当年东条英机就是在这里制定了一项又一项对外侵略的重大决策, 发出了一道又一道战争指令。




194611月12日下午,庭长韦伯在东条英机当年发号施令的地方, 作了历史性的判决: “东条英机, 65岁, 东京人, 历任陆军大将、陆相、内相、首相、参谋总长, 处绞首刑。”




东条英机在恐怖的巢鸭监狱里度日如年, 夜里辗转难眠, 常被噩梦惊醒。12月21日晚上9点钟, 正准备上床睡觉的东条英机接到通知: 23日执行死刑。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东条英机提出想吃顿日本料理,再见一面监狱的教诲师。




12月22日, 东条英机勉强吃了两口日本料理后, 写了两份遗书和一首绝命诗。

绝命诗给了监狱教诲师,绝命诗是这样写的:此一去, 尘世高山从头越, 弥勒佛边唯去处, 何其乐。明日始, 无人畏惧无物愁, 弥勒佛边唯寐处,何其悠。




东条英机及武藤章、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是第一批要被处死的战犯,在执行前的20分钟, 他们被带往监牢里特设的小佛堂听送终经。

然后四战犯在教诲师的随同下,由宪兵押解至行刑室。美、中、英、苏四国的监刑官以及监狱长、法医对他们一一验明正身。

在要被执行前, 东条英机把一串念珠和一副眼镜托教诲师转交家属。



东条英机和妻儿


在美国军官的命令下, 东条英机拖着沉重的脚步登上了绞刑台,向监刑官站定。

▼在执刑指挥官宣读完判决书后,东条英机立即被绑上双腿,罩上黑色头套,套上绞索套。



▼东条英机本想像下面这个战犯一样,体现慷慨赴死的武士道精神。



然而真的死到临头时,东条英机双腿不禁颤抖了起来,武士道精神荡然无存。


▼在执刑官报告执行死刑准备完毕后,执刑指挥官下令抽去东条英机脚下的踏板。




顿时, 东条英机的脖子被绞索勒紧,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

▼经过楼下法医检验,确认东条英机已断气,死亡时间为1948年12月23日零点10分30秒。




▼东条英机的尸体上被绑上皮带。




▼东条英机的尸体再被吊到楼上。




▼解掉尸体上的绳子,装袋。




▼尸体被装进尸袋后,吊到楼下,运往横滨久保山火葬场。




1948年12月23日8点30分, 东条英机的尸体带着一股腐臭,化作了一缕黑烟......

"绞杀东条英机!"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