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一代战将,被称为中国的“巴顿将军”

钟伟是解放军中一位极富个性的将领,被称为中国的“巴顿将军”。随新四军三师师长黄克诚挺进东北。第十旅被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二纵队第五师,钟伟任师长。

钟伟是解放军中一位极富个性的将领,被称为中国的“巴顿将军”。1945年11月,时任新四军三师第十旅旅长的钟伟挥师。随新四军三师师长黄克诚挺进东北。1947年2月,新四军三师被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二纵队,刘震任司令员,第十旅被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二纵队第五师,钟伟任师长。到1948年3月,以钟伟的第五师为基础,扩编组建东北野战军第十二纵队,钟伟因战功赫赫,从师长直接被提升为纵队司令员。6月,钟伟率十二纵队开赴长春前线,执行围困长春任务。

追忆一代战将,被称为中国的“巴顿将军”

笔者当时受新华社东北总分社派遣,到长春前线执行战地报道任务。在隋家屯十二纵队区域内,我与钟伟司令员有过多次接触,常见他带领参谋人员视察地形,检查工事,了解敌城防设施。钟伟十分重视围城兵力部署,在距长春外围10至30公里弧形战线上,他将主要兵力部署在守敌可能选择突围的地方,并且设立第二道防线作为策应。长春守敌在城外修筑了很多地堡式据点,对我军构成很大威胁。钟伟根据东北平原土质特点,命令工兵挖掘通向敌地堡的通道,在近距离将敌地堡用炸药一个一个炸掉,缩小了包围圈。此时已经进入夏季,庄稼已经成熟,为防止敌人出城抢粮,钟伟指挥部队下地抢收,把打下的粮食留给群众,多余的运回后方。曾在十二纵队担任过营长的李景新后来这样评价钟伟:“钟伟司令员善于具体运用‘等、忍、狠’作战方针和‘一点两面’、‘三三制’技术原则,在作战中形成 ‘猛打、猛冲、猛追’三猛作风,在东北战场是出了名的。”

其实,刚到东北,钟伟的“三猛”作风就表现得淋漓尽致了。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此后,中共中央作出进军东北的战略决策。11月25日,新四军三师奉命进入东北义县和黑山边境。蒋介石对东北也十分重视,在美国支持下不断向东北调集军队,妄图一举消灭东北的共产党力量。在国民党军优势兵力的攻击下,山海关失守,辽西走廊门户大开。我军放弃锦州撤向东北腹地,国民党进占沈阳。此时,在长期战争中养成善于捕捉战机,以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为目的的钟伟,发现在阜新、新民之间有一股敌人活动,便迅速靠了过去。这股敌人是国民党十三军的一个营。经过激战,钟伟率部很快将这个营的敌人全部歼灭,这是钟伟进入东北后打的第一个歼灭战,战果虽小,却大振军心。接着,钟伟奉黄克诚之命,率部进至昌图、西丰一线集结隐蔽。1946年3月18日,苏军沿中长铁路从四平撤军,钟伟即率十旅一举攻占四平,消灭国民党收编的汉奸“铁石”部队3000多人,缴获大量武器弹药,改善了部队装备。

四平地处东北中部平原,位于中长、四洮(四平至洮南)、四梅(四平至梅河口)、四齐(四平至齐齐哈尔)等几条主要铁路交叉点上,是东北最主要的交通枢纽之一,也是东北的军事战略要地,夺取四平对我军东北战场形势产生了巨大影响。4月,蒋介石在重庆国民党参政会上大放厥词:“四平乃系党国之命运”、“没有四平就没有东北”。于是,东北国民党军统帅杜聿明立即调集新一军、七十一军和六十军(后又增调新六军前来支援),分3路进攻四平;而毛泽东也命令林彪不惜一切代价保卫四平。但此时林彪手中只有10万部队,分布在南满、西满、北满、东满,投入四平的主力部队只有大约3万多人,杯水车薪。为了拖延国民党军进攻速度,掩护我军主力部队集结展开,林彪将钟伟的十旅移至铁岭以北,四平以南地区,命令他顶住杜聿明3个美械化军,掩护主力部队向四平集结。

一个旅对付三个美械化军,谈何容易。但善于打恶仗的钟伟利用有利地形,采取以点击面,巧打聚歼,配合友军先将途经大洼黑林子增援四平的陈明仁七十一军八十七师包围。激战一天,全歼八十七师,俘敌4000多人,击落敌机一架,打击了北犯之敌的嚣张气焰,推迟了杜聿明向四平进军的速度,使我军主力迅速到达四平周围。

四平保卫战从4月18日打到5月19日,坚守塔子山主阵地的彭明治七旅一个团伤亡过半,一个连打得只剩两个人,再无力组织防御,导致塔子山失守,我军被迫撤出四平。林彪命钟伟部殿后,掩护我军主力撤向长春、吉林。钟伟完成任务后,撤到北满大赉。

1946年10月,蒋介石由于兵力不足,改变了作战方针,实行“先南后北”、“南攻北守”的战略,倾其全力向我南满根据地进攻。时值冬季,东北民主联军为减轻南满我军压力,利用敌在松花江南吉林、德惠、长春分散守备的弱点,越过松花江向长春两侧出击,在杜聿明屁股后面插上一颗钉子,使其南北不支。越过松花江南作战一共三次,这就是东北战场著名的三下江南。刘震的第二纵队在一下、二下江南时,都是作为预备队打援,第三次终于得到了作为主力部队参战的机会。钟伟的五师更是被赋予重任,林彪命钟伟进至长春路东,配合第一纵队消灭大房身一个团的守敌。

钟伟受命后,率领五师冒零下30℃严寒,越过松花江向大房身挺进。途中,参谋向他报告:“在姜家屯,王家店发现有两个营敌人驻扎。”钟伟听了未加考虑,也未向林彪请示,便命令部队停止向大房身前进,改为消灭姜家屯、王家店的敌人。参谋提醒钟伟,应先电告总部,钟伟说:“这不矛盾,等把这两股敌人消灭,再去也不迟。”部队很快就与敌人交上了火,不到半个小时就将姜家屯敌一个营消灭,敌王家店那个营逃到了靠山屯一个据点里固守。这个据点驻扎敌一个团,于是钟伟继续指挥部队攻打靠山屯据点,想把据点里的敌一个团也消灭掉。战斗打了一整夜,据点也没拿下来。这时,参谋向钟伟报告:林总来电催了,问为什么还未到达大房身,钟伟不耐烦地说:“管他呢,现在又抓到敌人一个团,到口的肉能不吃吗!”说完又命令部队攻击。战斗更加激烈,可一时还是攻不下。林彪第二次来电催促时,钟伟叫报务员给林彪发电:“我这里已经消灭敌人一个营,还抓了200多个俘虏,现在还有一个营没有消灭,又发现了一个团,脱不了身。”电报发完,又命部队攻击,仗越打越大。林彪很快第三次来电,措辞十分严厉。参谋着急地说:“师长,快撤吧,林总动真格的了。”钟伟听了火冒三丈:他妈个X,谁再说走,我就枪毙谁!这时,又一个参谋走过来向钟伟报告:“师长,侦察员报告,敌人有两个师已经从德惠出来增援靠山屯,不撤很危险。”钟伟听了不但不惊,反而哈哈大笑:“好啊!快给林总发电报:我又抓到大鱼了,敌七十一军两个师出来增援靠山屯,我要把它粘在这里,快叫一纵队来配合我吧。”

钟伟把敌两个师粘在靠山屯,给三下江南创造了有利战机,此举虽不在林彪的计划中,却正中林彪下怀,他便将一纵西调配合钟伟。后来,敌七十一军两个师被一纵和钟伟五师全歼在靠山屯,无一漏网,使第三次下江南作战获得重大胜利。

三下江南结束后,东北军区在总结整个战役情况中这样评价:“三下江南作战最辉煌的一次是第三次,是刘震的第二纵队钟伟的第五师立了头等功。该师系东北部队中最有朝气的一个师,突击力最强,进步快,战斗经验丰富,攻、守兼备,以猛打、猛冲、猛追三猛著称,善于运动野战,攻坚力亦很强,为东北部队中头等主力师。”

三下江南结束后,参谋长刘亚楼出于爱护还是批评了钟伟,说他是个“好战分子”。但批评归批评,刘亚楼觉得战场上形势瞬息万变,指挥员应该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灵活指挥。钟伟掌握战机,将敌主力引出来予以全歼,改变了东北战场形势,值得称道。

1947年5月,东北解放战争攻势重点指向沈阳、长春之间敌人的心脏地带,东北野战军将攻击重点选在怀德。怀德位于长沈铁路两侧,是长春、四平铁路两侧的屏障,战略位置重要,攻下怀德可切断沈阳、长春敌军之间的联系,孤立长春,为全歼东北国民党军创造条件。林彪作出如下布置:第一、第二纵队,独立一师、二师插到国民党新一军、七十一军接合部;南满的三、四纵队向梅河口、清源方向出击,吸引国民党长春新一军、四平的七十一军出城增援,在运动中消灭之。此时的刘震率第二纵队驻扎在大赉,接到命令后,刘震部署第四师、第六师为右路;钟伟的五师、独立二师为左路,沿长春西侧南进。中途,钟伟又接到林彪命令,令他在怀德以南方向的十里堡,堵截由四平增援怀德的敌七十一军。“要不惜一切代价,将敌狙击在十里堡,不能让敌军前进一步,这一仗一定要打好。”钟伟接电后,即率五师按预定时间赶到十里堡,抢修工事。

次日黄昏战斗打响。敌从长春、四平南北西三面增援怀德,欲解怀德之围。国民党七十一军两个师在飞机、大炮、坦克配合下,向十里堡铺天盖地地压过来。此时,如挡不住七十一军两个师的进攻,让其越过十里堡,我攻城部队将受七十一军和怀德内之敌两面夹击。在千钧一发之际,钟伟打电话给刘震:“请司令员和第四、第六师同志们放心,只要五师还有一个人在,七十一军休想越过十里堡一步!”

十里堡阻击战对怀德之战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钟伟率一个师要对抗敌军两个美械化师,一场血战不可避免。战斗打响后,钟伟率五师与敌反复争夺十里堡,未让敌前进一步。激战至深夜,敌八十七师企图撤走,却被五师死死粘住。最后,在一纵队支援下,我军将敌八十七师、八十八师全歼,生俘七十一军参谋长,八十八师师长、师参谋主任,团长以下5000多人,解放了公主岭。奇袭怀德的胜利,为东北解放战争奠定了胜利基础。

1948年9月12日,辽沈战役打响。10月17日,曾泽生第六十军在长春起义,长春解放。

10月27日,时任东北野战军第十二纵队司令员的钟伟先是奉命向距彰武50余公里的法库北通江口转移,以堵截廖耀湘经彰武支援锦州。正待出发时,他又接到林彪命令,命他奔赴海城堵截企图从沈阳经海路逃跑的敌人。于是,钟伟即率十二纵队和一个由他指挥的独立师,日夜兼程320多公里,于10月29日到达开源。此时辽西会战已经开始。钟伟正要从开源奔赴海城时,又接到命令,让他用一个师消灭铁岭之敌,3个师开赴巨流河,堵住廖耀湘逃回沈阳之路。于是,钟伟派出三十六师用于歼灭铁岭之敌,自己率第三十四、三十五师和独立师直奔巨流河。29日,钟伟接到三十六师报告,铁岭已解放,消灭敌一一六师全部。此刻,钟伟同时面临两个任务,既要堵住廖耀湘逃回沈阳之路,又要堵截从沈阳逃向营口之敌。两敌有10万之众,而钟伟只有4个师的兵力。面对强敌,钟伟急中生智,他发现巨流河水深3米,而廖耀湘几万人马不可能涉水到沈阳,必须走巨流河大桥。于是,他命独立师坚守大桥,如敌一过,立即将大桥炸掉。钟伟自己带3个师直插沈阳外围苏家屯,在苏家屯与敌激战7个小时,全歼敌二〇七师,俘师长以下官兵1.3万余人,占领了铁西区,接着又向纵深发展。在用炮火猛轰东北“剿总”司令部大楼后,向“剿总”副司令周福成发出通牒,命其放下武器。但周福成仍负隅反抗。11月1日,十二纵队与一纵、二纵对沈阳形成合围之势,发起总攻。钟伟的十二纵队首先从铁西区突入沈阳,一阵穿插分割激战之后,敌人纷纷投降,十二纵队战士们将红旗插到东北“剿总”的大楼上。

辽沈战役是钟伟进入黑土地后打的最后一次战役,为他进入东北的三年征战生涯,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辽沈战役结束后,第十二纵队改为第四野战军第四十九军,被编入第十三兵团序列,钟伟任军长。1948年12月6日,第四十九军参加平津战役,与兄弟部队攻克天津、塘沽。平津战役结束后,1949年4月,第四野战军向中南地区进军。渡过长江后,第四十九军向长沙方向前进。7月18日,一四六师攻下荆州,一四七师攻占沙市;7月23日,解放灃县,歼敌“鄂保一旅”大部,毙俘敌副旅长以下2000余人;8月3日解放沅江之后,四十九军进入湖南安化、益阳、桃江一线。

就在这时,湖南局势发生变化。8月4日,程潜和陈明仁在长沙起义,由于起义部队内部复杂,准备工作不充分,陈明仁未能完全控制住起义部队,导致陈明仁的起义部队,包括他的嫡系八十七、八十八两个师6万多人在白崇禧收买、拉拢、煽动下从岳麓山防区叛逃。距叛逃部队路线最近的四十九军奉命追击。

钟伟接到命令后,将追击叛逃敌人作为一次重大战役来打。他亲自指挥,发挥在东北时打恶仗、打硬仗和猛打、猛冲、猛追的作风,指挥部队沿湘乡至宝庆公路快速前进。

四十九军一四六师在师长王奎先的率领下迅速南插,由于行进速度快,和四十九军主力部队拉开了一段距离,在途中消灭敌人两个连,于15日下午4时到达青树坪。对是否继续前进,师领导之间意见不一,最后王奎先决定继续前进。

青树坪又称青水坪,位于湖南永丰西南70公里处,四周群山起伏,是湘中通往湘南必经之地。白崇禧判定林彪必派兵追击陈明仁6万多起义叛逃之敌,故在青树坪设下埋伏。一四六师开进界岭,中途未遇敌情,放松了警惕,前卫营也未对周边进行侦查搜索。当前卫营通过青树坪时,两侧公路突然响起枪声,接着遭到炮火猛烈轰击和空中轰炸,一四六师被白崇禧主力第七军、四十八军夹击在山谷中,情况十分危急。面对突变,王奎先一面急电军长钟伟;一面与政委栗在山就地组织反击。

钟伟接电后十分沉着,他一边指挥一四五师、一四七师迅速向一四六师靠拢;一边命王奎先、栗在山亲临战场指挥,部队不要被强敌所吓倒。

战斗从黄昏打到第二天早晨,一四六师毙伤敌700余人,俘敌69人;自己伤亡、被俘、失踪达877人。来增援的一四五师投入战斗后,也伤亡400余人。

战斗打到17日晚,一四五师、一四六师带上烈士士遗体和伤员,在黑夜中撕开敌包围圈后撤出战斗。

8月20日,白崇禧窜到青树坪,在为第七军召开的祝捷大会上大吹:“已将共军林彪东北王牌四十九军消灭,无一落网”。国民党中央社、广西桂新社也跟着吹牛。

此时,钟伟也在湘乡召开庆祝青树坪战役胜利大会。会上,钟伟双手拿着军旗左右挥舞,向青树坪参战部队高声说:“白崇禧在青树坪大吹大擂,说击溃了我们四十九军,这是给他的士兵打气,他白崇禧消灭不了我们四十九军,永远消灭不了!青树坪他7个师打我们1个师,没占什么便宜。而我们最大的胜利,是抓住了他白崇禧的主力,使他暴露在我们打击之下,这是了不起的胜利。我们四十九军在青树坪1个师打白崇禧7个师,浩气冲天,不愧是一支英雄部队。”

钟伟在青树坪算是吃了败仗,而当时上级并未追究他的责任。10月9日,笔者随衡宝战役“前指”进入衡阳。一天晚上,林彪在衡阳国风戏院招待前来采访的苏联《真理报》记者西蒙诺夫看京戏《三打祝家庄》,笔者也参加了这次晚会。晚会开始前,笔者遇到十二兵团司令员萧劲光,就与他谈起四十九军青树坪遭遇战情况。萧劲光简单地说:“由于四十九军一四六师轻敌,在未掌握敌情的情况下,又未执行林彪停止前进的命令,钟伟又未严令制止,闯入敌埋伏阵地。形势对一四六师很不利,一是地势不利;二是敌我兵力悬殊;三是四十九军东北战士多,到了湖南行军走的都是羊肠小道,体力减弱又水土不服,生病住院已增加到1.3万多人,死亡也有100多人,战斗力减弱。遭到白崇禧王牌第七军和四十八军围攻,虽打得很英勇,但也遭受很大的损失。”

9月13日,衡宝战役正式开始,四十九军被作为主力摆在正面战场。10月初,衡宝战役进入决战阶段,一四六师攻占铜锣坪、石柱桥;10月10日,攻占宝庆,一举歼灭桂军主力,报了青树坪的一箭之仇。接着,一四六师挺进水东江,攻占新化,依然在三湘四水所向披靡。

1949年10月13日,衡宝战役结束后,四十九军进入桂北,有一段时间在柳州执行剿匪任务,12月中旬进入广西负责接收城市和维护社会治安。1950年1月,四十九军划入广西军区,番号被取消,钟伟被任命为广西军区参谋长。

不久,钟伟又离开广西调到武汉,负责抗美援朝部队和中南地区部队编遣工作。后又调北京任北京军区参谋长,为兵团副职。1955年,他被授予少将军衔。

链接:

钟伟(1915年—1984年),湖南平江人;原名钟步云,又名钟德泰;1929年入团并参加工农红军;1931年入党;在革命战争年代,先后在红三军团、十五军团担任团政委、师政治部主任;新四军第三师第十旅二十八团团长、第十旅副旅长;东北野战军第二纵队第五师师长、第十二纵队司令员等职;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广西军区参谋长、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军司令部参谋长、北京军区参谋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59年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公开为彭德怀鸣冤,后被贬职;“文化大革命”期间遭受迫害,后得到平反。1984年在北京去世,享年69岁。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转自:《党史纵览》


(了解更多反邪教知识,传播社会正能量,请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太白剑”、微博“宝鸡反邪教”、网站秦岭雪“http://qinlingxue.com/”)

"追忆一代战将,被称为中国的“巴顿将军”"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